2014年05月21日

滴血的象牙贸易

  放回到几个小时前还一同嬉闹的大象遗骸的身旁,围成一圈,轻轻触碰大象的遗骸,

  ■“有两个场景让我永远忘不了:一是整个象群缓缓地从河边走过,这个没有被人类染指过的场景大概几百年都是这样;另一个却是母象被盗猎者,小象从它的肚子里被掏出来,抛尸荒野,任由周围野生动物的啄食。”

  ■姚明来到大卫谢尔德瑞克野生动物基金会时,见到了只有10天大的孤儿小象,最年长的也仅5岁,小象基南戈不时用鼻尖去触碰姚明的双腿,然而,年纪稍长的小象注意到姚明的到来,性地将基南戈引开了。

  ■从柜台里摸到的那些雕制品感觉不到它的温度,可当看到活生生的大象在草原上行走时,你会觉得象牙理所应当长在它们身上,那不是土特产,也不是收藏品。

  据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发布的最新数据,1979年,非洲有130万头大象,而截止到2016年已经锐减到41.5万头。每年死于盗猎的非洲象约为2.5万头左右。

  中国被国际广泛认为是象牙消费的第一大国。从2018年起,中国全面了象牙贸易。

  “有两个场景让我永远忘不了:一是整个象群缓缓地从河边走过,这个没有被人类染指过的场景大概几百年都是这样;另一个却是母象被盗猎者,肚子被刨开,小象从它的肚子里被掏出来,抛尸荒野,任由周围野生动物的啄食”。谈起大象,国际环保组织野生救援(WildAid)中国办公室大象项目负责人张文婷感触颇深。

  由于大象的长牙终生不会脱落,且有三分之一生长在头部的颅骨内,盗猎者通常会先射杀大象,砍下它们的头部,再将象牙连根拔出。其目的,仅仅只是作为奢侈的雕刻原料,制作成价格昂贵的工艺品和装饰品,卖出高价。

  张文婷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要取得大象的两颗最大的獠牙,对于自然死亡的大象要等上若干天以体开始腐化,才能将大象牙取出。然而,大象的自然寿命有60~70年,盗猎者不会等,只有大象,以最快的速度取得最大、最完整的象牙,才能卖出最高的价格。

  每隔15分钟,就有一头大象殒命。尽管非洲大象作为《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中的,多年来,的象牙走私与贸易却严重着大象的种群。如果象牙交易持续下去,非洲象这一地球上现存最大的哺乳动物,可能在15年内。

  应野生救援之邀,知名篮球运动员姚明曾到非洲亲眼见到一头偷猎者的大象尸体,掀开用树枝盖着的遗骸,大象的整个面部都被割掉,而仅仅在两周之前,它还在与其他的大象嬉戏打闹。

  被盗猎者砍去头鼻的遗骸裸露在灌木边,鲜红的血液在太阳曝晒下干涸,颈部血肉模糊和鼻腔两边巨大的窟窿,像是对于盗猎者以及象牙制品购买者无声的。将绿色的小树枝插在被盗猎的大象残骸上,当地居民只能以这种悼念的方式,向非洲陆地上最大的默哀。

  可盗猎者对于大象的,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一具又一具的大象尸体被发现,姚明跟随的队伍,仅一天时间就发现了5头。甚至是尚未长大的小象也未能逃脱,即便象牙还很小,盗猎者还是会砍下它的脸,再把象牙割下来。

  具有非洲象王之称的明星大象萨陶,也因象牙而招致了杀身之祸,它的象牙被偷走时,连头带鼻都被割掉。萨陶因长牙几乎要接触到地面、每根超45公斤重而闻名,2014年6月,盗猎者的毒弩射中萨陶身体左侧,萨陶在非洲东察沃国家公园宣告死亡。先从远处射击大象,再在视线范围内进行扫射,成了盗猎者们的手法。

  根据野生救援发布的《2014年中国象牙消费需求报告》,2010年~2012年间,超过10万头大象因象牙而遭到非法捕杀,2012~2013年,至少有65%的非洲森林象被盗猎,刚果国有95%的森林中已不见森林象的踪影。

  “从这些大象尸体上割下的象牙,可能在运输的船上,可能在交易市场,或者也可能已经被买家所购买,放在私人收藏室,但大象身体的绝大部分被随意扔在了这里,慢慢消失掉”。张文婷万分地。

  在非洲肯尼亚野生生物服务署,无数查缴象牙堆放的画面堪称触目惊心,从一根约50多岁的老象身上被割下的几十公斤的象牙,到非常小的象牙,小象被猎杀时可能仅仅只有5~6岁。

  大象与人的生活习性十分相似,总是群居的,通常情况下,大象群由母亲领导,它知道哪里有食物、哪里安全,哪里应该避开,它要花费几年的时间孩子如何。一旦母象首领被盗猎者,整个象群都会遇到麻烦。

  大卫谢尔德瑞克野生动物基金会,洲当地一所为小象设立的孤儿院,在这里居住的绝大多数小象,都是由于盗猎而失去了母亲。还有刚出生不到几天的小象,由于它的妈妈被盗猎者,在被发现时,这头小象正在竭力吮吸母象的乳汁。给极度受惊的小象注射镇静剂,才终于把它抬上飞机,带到了“孤儿院”。

  姚明来到这所小象孤儿院时,见到了只有10天大的孤儿小象,最年长的也仅5岁,小象基南戈误认为是它的妈妈,不时用自己的鼻尖去触碰姚明的双腿,然而,年纪稍长的小象注意到了姚明的到来,性地将基南戈引开了。

  由于大象有超强的记忆力,它们之间的经验代代相传,猎杀行为的存在,让大象对陌生的人类出现充满了。甚至当看到人类在打量它们的时候,它们会藏起象牙,它们不知道自己的牙齿很宝贵,只知道如果它们的牙齿,就可能会死。

  然而,无论它们怎么做,“赢”的总是盗猎者。“因亲眼目睹了母亲被猎杀,在姚明离开后的不到两个月,小象基南戈就因极度的悲伤也不幸离世”,张文婷说。

  据他透露,捕杀大象就为了每公斤象牙6美元的回报,而他仅仅只是象牙贸易产业链的最底端。

  象牙卖到走私贩手中,每公斤高达3000~8000美元。成千上万的象牙在集装箱里从非洲运出,送往雕刻工厂,经过加工到了奢侈品商店,一个用象牙做的小雕像,价值约1万美元;一把用象牙做成的装饰品刀,价值20万美元;15公斤的彩绘象牙,价值33万美元……洗净血液的象牙,在市场上成了筷子、戒指、装饰品等“美丽”的商品。

  曾经驻扎在东非内罗毕的新闻调查记者黄泓翔,充当起了象牙贸易中的中国卧底调查员。据黄泓翔调查,在非洲南部国家莫桑比克的首都马普托有一个“六月二十五日的广场集市”,每周一次,道两旁的摊位上摆满了非洲布画、木雕等手工艺品,但是对于中国游客而言,这个市场仅仅是作为“象牙市场”而闻名。

  商贩看到长着中国面孔的黄泓翔,就像看到了移动的钱包,两眼放光地凑上前来问“老板,象牙要么?”黄泓翔回忆,虽然他们说的中文中夹带着一点当地的口音,但是“象牙”等词汇已经说得非常标准。这些象牙都被塞在摊子旁边的大纸箱里,他们非常愿意拿来给来自中国的“贵客”看。

  根据《濒危野生动植国际贸易公约》(CITES)调查显示,中国市场法象牙贸易剧增的最重要因素。以中国为首的东亚是全球最大的非法象牙制品销售市场(占非洲象牙走私市场的70%)。

  不仅是在非洲,黄泓翔曾锁定中越边境的一个距离越南首都河内市仅有10~20公里的村庄做调查,在那里,就像是“象牙之村”,在大街小巷都在公开叫卖各种象牙制品。“我们已经卖掉了几百公斤的象牙,就是今天早上卖的”、“血料8000多美元一公斤,算上到的运费要9000多,我们做这个很久了,一点儿都不怕的,只要收到全款,我们就把货发到你们那里”。象牙贸易的性,让黄泓翔感到惊讶。

  “在越南的象牙村,很多人都会说中文,在商铺上贴着微信、支付宝等中国的支付方式”,黄泓翔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在非洲看到的,不至于那么公开、也不至于量那么大。

  在地区,黄泓翔找到一家商贩,据商贩透露,一个象牙球至少1千港币,一公斤象牙价值两三千港币,在他的仓库里有4吨货存,坐拥价值920万美元的象牙。在中国,象牙是奢侈品,一些富人认为它是身份的象征。供应商囤积象牙,象牙的价格会一涨再涨。

  象牙来源于所有非洲象和雄性亚洲象的长牙,象牙被割成牙雕、配饰、梳子、珠宝、筷子、邮票和各种其他工艺品。象牙的使用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直到上世纪象牙加工达到工业化的规模,用来满足美国、欧洲和亚洲的市场供应。

  1976年,非洲象被联合国《国际濒危贸易公约》列入,成为控制和贸易的物品,1975年,亚洲象已经被列入,在国际上对该的贸易行为。然而,非洲象种的数量从130万头下降到了1989年的60万头,上世纪80年代,被称为“象牙战争”的十年,至少有70万头大象在非洲,大量盗猎得来的非洲象牙,通过象牙贸易将自己洗白。

  为了应对的盗猎问题,1989年,《国际濒危贸易公约》(CITES)全面了国际象牙贸易。但是在一些国家国内销售象牙还存在着。2008年,随着亚洲的一些新兴象牙市场兴起,西非、中非、东非的盗猎情况大量增加,自此以后,盗猎状况愈演愈烈。

  此外,《国际濒危贸易公约》允许可以对自然死亡大象以及收缴的象牙进行一次性销售。第一次一次性销售是在1999年,来自纳米比亚、津巴布韦和赞比亚的象牙,一次性全部销售给了日本,第二次是在2009年,包括南非在内的象牙一次性销售给了中国和日本,允许中国购买62吨由《国际濒危贸易公约》批准的象牙。

  仍有国家通过渠道一次性购买已有的库存象牙,这一现象使得对于象牙的需求依然旺盛。美国海关每年都能缴获数千件象牙古玩和饰品;在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为了制作独一无二的姓氏印章,日本对于象牙的需求量达到顶峰。泰国、菲律宾、甚至英国也宣布查缴了大量的象牙。

  到2012年,盗猎和非法象牙的缴获量达到了自1989年国际颁布以来的最高水平。赞比亚、非洲、中国、越南,象牙原牙被犯罪集团走私到中国,在中国被加工成奢侈品,催生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交易。

  剩下的象牙有多重?那些死掉的、遭殃的大象还有多少?那些幸存的小象又该何去何从?这些全部都汇集在堆积成山的象牙里。暴利和市场需求不断偷猎者一次又一次回到这里。

  张文婷表示,必须停止购买行为,才是偷猎的关键。如果不能源头的消费,那么在非洲现场的任何野生动物工作都会显得徒劳无功,野生动物下降的趋势还是不会改变,没有买卖就没有。

  2004年,中国国家林业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联合制定象牙收藏证制度,要求的象牙制品的生产和销售都应有象牙销售许可证,即《象牙制品收藏证》,到2011年,允许有172家加工厂和零售商,对象牙进行加工和销售。

  然而,糟糕的是,在的象牙贸易渠道中,也有很多方法能够容易获得和销售非法象牙。2011年,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共调查了158家中国象牙零售商店和牙雕工厂,发现了大量的法规的问题,其中只有57家拥有象牙贸易许可证,而且是即便拥有许可证的商家也在从事非法经营。无证经营的和违规象牙加工厂数量已经超过了加工厂,比例几乎达到了6:1。

  对于消费者来说,旧的的象牙制品和新的从非洲走私过来的象牙制品很难区分,多数象牙零售店都没有象牙制品相对应的象牙认证书,而且有14家许可经营的商店,他们不鼓励消费者拿走象牙认证书,这样他们就能够在很多件象牙商品上继续使用这张证书,这为非法象牙披上了一层的外衣。一些新象牙流入国内市场变身为前的象牙或者一次性库存销售的象牙。

  即便是中国了所有的网上销售象牙的贸易行为,然而,根据IFAW报告,2011年在中国象牙制品拍卖数量比前一年增加了一倍多,而且从2010年起,象牙的整体销量增加了170%。自2006年起,象牙批发价格涨了3倍。

  “大部分象牙都是偷猎者无情大象之后砍下的,盗猎者和他们的将永远被肯尼亚拒之门外,我们必须让象牙从市面上消失!”2016年4月,肯尼亚国总统乌胡鲁·肯雅塔宣布,当场重达105吨的全部库存象牙,一时间成为了国际新闻。

  在2014年年初,全国开幕前夕,野生救援(WildAid)与姚明一起递交了一份“关于出台象牙及象牙制品贸易的提案”:随着亚非贸易往来的增加和新兴象牙市场的兴起,导致西非、中非和东非的盗猎活动泛滥,造成大象种群数量锐减。而象牙贸易是造成盗猎的主要原因,由于我国象牙市场较大,象牙走私贸易屡禁不绝。

  在这份提案当中,姚明提出具体的,在国内一切关于象牙及象牙制品的贸易活动。严禁进口象牙原牙及其制品;出售、收购、运输、携带和邮寄象牙及象牙制品;打击非法象牙走私活动。

  多年呼吁,一朝定格。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有序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的通知》,确定2017年12月31日前,全面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

  “这意味着,所有象牙许可证都要被收回”,张文婷解释,如果再进行象牙贸易,将以走私国家进出口的货物物品、以及走私珍贵动物及其制品治罪。

  根据刑法的第341条,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将被处以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将被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财产。

  2018年,正是中国象牙贸易生效的第一年,而就在距离中国全面象牙贸易的前10天,一张中国建设银行以“象牙禁贸——最后的收藏”举行的牙雕专场特卖会招致非议,同时亦让人忧虑,中国的象牙消费需求,是会随之偃旗息鼓?还是反而打着“最后的收藏”的名义愈演愈烈?

  虽然中国内地已经关闭了所有象牙加工和销售场所,但在中国边境地区,一些象牙贸易依然屡禁不止。黄泓翔创立的野生动物公益组织中南屋,依然走在大象的途中。

  2018年6月28日,中南屋志愿者徐艾俐以跟随旅游团的方式来到位于中缅边境的缅甸第四特区勐拉暗访调查,徐艾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在勐拉,所有的象牙依然是公开叫卖、正常报价,价格还特意以中文的形式写在。

  “象牙一生会长6次,取牙的方式是把大象麻醉后再把象牙割下,这种方式对于大象而言是没有痛苦的”、“象牙在国内已经买不到了,在勐拉,又便宜还能带回中国”、“象牙能够镇灾辟邪,很值钱,你们去到那里一定要买一些”,徐艾俐透露,在前往勐拉的途中,来自中国的导游,一上都在不停地向旅游团的游客们这些错误的概念。

  到达目的地勐拉时,让徐艾俐感到惊讶的是,在这个地方,所到之处就像卖矿泉水一样叫卖象牙,无论是高级的商店,抑或小商铺,或是农贸市场、旅游景点的小摊。做象牙贸易的大部分是中国的华人,还特意设置了中国的微信扫码付款。

  商家告诉徐艾俐,“买的人还是挺多的,有人一次性买了十几个带回来,小的可能一千多,大的有五六千。甚至还会卖原料象牙,把一整根象牙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用来自己雕刻”。

  从云南西双版纳到勐拉海关口岸,查游客也没有那么严格。导游向徐艾俐一行游客介绍,“只要你都佩戴在身上,海关就很难查到”。据徐艾俐了解,不仅仅是在中缅边境,在中国、老挝边境地区的早市上,也是几乎一样的情况,象牙以同样的方式,随便卖给中国游客。

  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国和地区的海关缉私局联合行动,打掉了一个大型象牙走私的犯罪团伙,海关突击新田一间集团的仓库,查获了277公斤,市值高达约277万美元,其中八名象牙走私贸易团伙均全部被。

  在经过一番调查后的徐艾俐看来,和立法、执法一样重要的,是控制象牙消费,如果消费需求依然存在,象牙市场就不会消失。

  2012年野生救援(WildAid)调查发现,有超过一半的受访者不认为猎杀大象是普遍存在的。只有33%的受访者知晓,猎杀大象是为了获取象牙。有超过45%的受访者无法区分象牙和非法象牙。

  野生救援发布的《2014年中国象牙消费需求报告》显示,仅有29%的受访者相信象牙来自盗猎的大象。

  而根据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共同发布的一份名为《禁贸下的需求——中国象牙消费研究(2017)》最新的报告数据显示,45%的受访者曾购买过象牙,象牙消费正在从一级城市转至城市。其购买的主要原因是——拥有象牙制品而受人尊重,象牙能彰显社会地位。

  对买家来说,更关心的是投资或假冒产品有关的风险。在调查中,买家透露,“佩戴象牙制品让我感觉受到尊敬,只要我想买,总能有办法找到”、“即使有风险或者不值得投资,我仍然愿意以欣赏为目的购买象牙”。

  徐艾俐说:从柜台里摸到的那些雕制品感觉不到它的温度,可当看到活生生的大象在草原上行走的时候,你会觉得象牙理所应当长在它们的身上,那不是土特产,也不是收藏品。

  ②《2014年中国象牙消费需求报告》,野生救援协会(WildAid),2014年;

  ④《禁贸下的需求——中国象牙消费研究(2017)》,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2017年。

  放回到几个小时前还一同嬉闹的大象遗骸的身旁,围成一圈,轻轻触碰大象的遗骸,

  ■“有两个场景让我永远忘不了:一是整个象群缓缓地从河边走过,这个没有被人类染指过的场景大概几百年都是这样;另一个却是母象被盗猎者,小象从它的肚子里被掏出来,抛尸荒野,任由周围野生动物的啄食。”

  ■姚明来到大卫谢尔德瑞克野生动物基金会时,见到了只有10天大的孤儿小象,最年长的也仅5岁,小象基南戈不时用鼻尖去触碰姚明的双腿,然而,年纪稍长的小象注意到姚明的到来,性地将基南戈引开了。

  ■从柜台里摸到的那些雕制品感觉不到它的温度,可当看到活生生的大象在草原上行走时,你会觉得象牙理所应当长在它们身上,那不是土特产,也不是收藏品。

  据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发布的最新数据,1979年,非洲有130万头大象,而截止到2016年已经锐减到41.5万头。每年死于盗猎的非洲象约为2.5万头左右。

  中国被国际广泛认为是象牙消费的第一大国。从2018年起,中国全面了象牙贸易。

  “有两个场景让我永远忘不了:一是整个象群缓缓地从河边走过,这个没有被人类染指过的场景大概几百年都是这样;另一个却是母象被盗猎者,肚子被刨开,小象从它的肚子里被掏出来,抛尸荒野,任由周围野生动物的啄食”。谈起大象,国际环保组织野生救援(WildAid)中国办公室大象项目负责人张文婷感触颇深。

  由于大象的长牙终生不会脱落,且有三分之一生长在头部的颅骨内,盗猎者通常会先射杀大象,砍下它们的头部,再将象牙连根拔出。其目的,仅仅只是作为奢侈的雕刻原料,制作成价格昂贵的工艺品和装饰品,卖出高价。

  张文婷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要取得大象的两颗最大的獠牙,对于自然死亡的大象要等上若干天以体开始腐化,才能将大象牙取出。然而,大象的自然寿命有60~70年,盗猎者不会等,只有大象,以最快的速度取得最大、最完整的象牙,才能卖出最高的价格。

  每隔15分钟,就有一头大象殒命。尽管非洲大象作为《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中的,多年来,的象牙走私与贸易却严重着大象的种群。如果象牙交易持续下去,非洲象这一地球上现存最大的哺乳动物,可能在15年内。

  应野生救援之邀,知名篮球运动员姚明曾到非洲亲眼见到一头偷猎者的大象尸体,掀开用树枝盖着的遗骸,大象的整个面部都被割掉,而仅仅在两周之前,它还在与其他的大象嬉戏打闹。

  被盗猎者砍去头鼻的遗骸裸露在灌木边,鲜红的血液在太阳曝晒下干涸,颈部血肉模糊和鼻腔两边巨大的窟窿,像是对于盗猎者以及象牙制品购买者无声的。将绿色的小树枝插在被盗猎的大象残骸上,当地居民只能以这种悼念的方式,向非洲陆地上最大的默哀。

  可盗猎者对于大象的,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一具又一具的大象尸体被发现,姚明跟随的队伍,仅一天时间就发现了5头。甚至是尚未长大的小象也未能逃脱,即便象牙还很小,盗猎者还是会砍下它的脸,再把象牙割下来。

  具有非洲象王之称的明星大象萨陶,也因象牙而招致了杀身之祸,它的象牙被偷走时,连头带鼻都被割掉。萨陶因长牙几乎要接触到地面、每根超45公斤重而闻名,2014年6月,盗猎者的毒弩射中萨陶身体左侧,萨陶在非洲东察沃国家公园宣告死亡。先从远处射击大象,再在视线范围内进行扫射,成了盗猎者们的手法。

  根据野生救援发布的《2014年中国象牙消费需求报告》,2010年~2012年间,超过10万头大象因象牙而遭到非法捕杀,2012~2013年,至少有65%的非洲森林象被盗猎,刚果国有95%的森林中已不见森林象的踪影。

  “从这些大象尸体上割下的象牙,可能在运输的船上,可能在交易市场,或者也可能已经被买家所购买,放在私人收藏室,但大象身体的绝大部分被随意扔在了这里,慢慢消失掉”。张文婷万分地。

  在非洲肯尼亚野生生物服务署,无数查缴象牙堆放的画面堪称触目惊心,从一根约50多岁的老象身上被割下的几十公斤的象牙,到非常小的象牙,小象被猎杀时可能仅仅只有5~6岁。

  大象与人的生活习性十分相似,总是群居的,通常情况下,大象群由母亲领导,它知道哪里有食物、哪里安全,哪里应该避开,它要花费几年的时间孩子如何。一旦母象首领被盗猎者,整个象群都会遇到麻烦。

  大卫谢尔德瑞克野生动物基金会,洲当地一所为小象设立的孤儿院,在这里居住的绝大多数小象,都是由于盗猎而失去了母亲。还有刚出生不到几天的小象,由于它的妈妈被盗猎者,在被发现时,这头小象正在竭力吮吸母象的乳汁。给极度受惊的小象注射镇静剂,才终于把它抬上飞机,带到了“孤儿院”。

  姚明来到这所小象孤儿院时,见到了只有10天大的孤儿小象,最年长的也仅5岁,小象基南戈误认为是它的妈妈,不时用自己的鼻尖去触碰姚明的双腿,然而,年纪稍长的小象注意到了姚明的到来,性地将基南戈引开了。

  由于大象有超强的记忆力,它们之间的经验代代相传,猎杀行为的存在,让大象对陌生的人类出现充满了。甚至当看到人类在打量它们的时候,它们会藏起象牙,它们不知道自己的牙齿很宝贵,只知道如果它们的牙齿,就可能会死。

  然而,无论它们怎么做,“赢”的总是盗猎者。“因亲眼目睹了母亲被猎杀,在姚明离开后的不到两个月,小象基南戈就因极度的悲伤也不幸离世”,张文婷说。

  据他透露,捕杀大象就为了每公斤象牙6美元的回报,而他仅仅只是象牙贸易产业链的最底端。

  象牙卖到走私贩手中,每公斤高达3000~8000美元。成千上万的象牙在集装箱里从非洲运出,送往雕刻工厂,经过加工到了奢侈品商店,一个用象牙做的小雕像,价值约1万美元;一把用象牙做成的装饰品刀,价值20万美元;15公斤的彩绘象牙,价值33万美元……洗净血液的象牙,在市场上成了筷子、戒指、装饰品等“美丽”的商品。

  曾经驻扎在东非内罗毕的新闻调查记者黄泓翔,充当起了象牙贸易中的中国卧底调查员。据黄泓翔调查,在非洲南部国家莫桑比克的首都马普托有一个“六月二十五日的广场集市”,每周一次,道两旁的摊位上摆满了非洲布画、木雕等手工艺品,但是对于中国游客而言,这个市场仅仅是作为“象牙市场”而闻名。

  商贩看到长着中国面孔的黄泓翔,就像看到了移动的钱包,两眼放光地凑上前来问“老板,象牙要么?”黄泓翔回忆,虽然他们说的中文中夹带着一点当地的口音,但是“象牙”等词汇已经说得非常标准。这些象牙都被塞在摊子旁边的大纸箱里,他们非常愿意拿来给来自中国的“贵客”看。

  根据《濒危野生动植国际贸易公约》(CITES)调查显示,中国市场法象牙贸易剧增的最重要因素。以中国为首的东亚是全球最大的非法象牙制品销售市场(占非洲象牙走私市场的70%)。

  不仅是在非洲,黄泓翔曾锁定中越边境的一个距离越南首都河内市仅有10~20公里的村庄做调查,在那里,就像是“象牙之村”,在大街小巷都在公开叫卖各种象牙制品。“我们已经卖掉了几百公斤的象牙,就是今天早上卖的”、“血料8000多美元一公斤,算上到的运费要9000多,我们做这个很久了,一点儿都不怕的,只要收到全款,我们就把货发到你们那里”。象牙贸易的性,让黄泓翔感到惊讶。

  “在越南的象牙村,很多人都会说中文,在商铺上贴着微信、支付宝等中国的支付方式”,黄泓翔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在非洲看到的,不至于那么公开、也不至于量那么大。

  在地区,黄泓翔找到一家商贩,据商贩透露,一个象牙球至少1千港币,一公斤象牙价值两三千港币,在他的仓库里有4吨货存,坐拥价值920万美元的象牙。在中国,象牙是奢侈品,一些富人认为它是身份的象征。供应商囤积象牙,象牙的价格会一涨再涨。

  象牙来源于所有非洲象和雄性亚洲象的长牙,象牙被割成牙雕、配饰、梳子、珠宝、筷子、邮票和各种其他工艺品。象牙的使用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直到上世纪象牙加工达到工业化的规模,用来满足美国、欧洲和亚洲的市场供应。

  1976年,非洲象被联合国《国际濒危贸易公约》列入,成为控制和贸易的物品,1975年,亚洲象已经被列入,在国际上对该的贸易行为。然而,非洲象种的数量从130万头下降到了1989年的60万头,上世纪80年代,被称为“象牙战争”的十年,至少有70万头大象在非洲,大量盗猎得来的非洲象牙,通过象牙贸易将自己洗白。

  为了应对的盗猎问题,1989年,《国际濒危贸易公约》(CITES)全面了国际象牙贸易。但是在一些国家国内销售象牙还存在着。2008年,随着亚洲的一些新兴象牙市场兴起,西非、中非、东非的盗猎情况大量增加,自此以后,盗猎状况愈演愈烈。

  此外,《国际濒危贸易公约》允许可以对自然死亡大象以及收缴的象牙进行一次性销售。第一次一次性销售是在1999年,来自纳米比亚、津巴布韦和赞比亚的象牙,一次性全部销售给了日本,第二次是在2009年,包括南非在内的象牙一次性销售给了中国和日本,允许中国购买62吨由《国际濒危贸易公约》批准的象牙。

  仍有国家通过渠道一次性购买已有的库存象牙,这一现象使得对于象牙的需求依然旺盛。美国海关每年都能缴获数千件象牙古玩和饰品;在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为了制作独一无二的姓氏印章,日本对于象牙的需求量达到顶峰。泰国、菲律宾、甚至英国也宣布查缴了大量的象牙。

  到2012年,盗猎和非法象牙的缴获量达到了自1989年国际颁布以来的最高水平。赞比亚、非洲、中国、越南,象牙原牙被犯罪集团走私到中国,在中国被加工成奢侈品,催生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交易。

  剩下的象牙有多重?那些死掉的、遭殃的大象还有多少?那些幸存的小象又该何去何从?这些全部都汇集在堆积成山的象牙里。暴利和市场需求不断偷猎者一次又一次回到这里。

  张文婷表示,必须停止购买行为,才是偷猎的关键。如果不能源头的消费,那么在非洲现场的任何野生动物工作都会显得徒劳无功,野生动物下降的趋势还是不会改变,没有买卖就没有。

  2004年,中国国家林业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联合制定象牙收藏证制度,要求的象牙制品的生产和销售都应有象牙销售许可证,即《象牙制品收藏证》,到2011年,允许有172家加工厂和零售商,对象牙进行加工和销售。

  然而,糟糕的是,在的象牙贸易渠道中,也有很多方法能够容易获得和销售非法象牙。2011年,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共调查了158家中国象牙零售商店和牙雕工厂,发现了大量的法规的问题,其中只有57家拥有象牙贸易许可证,而且是即便拥有许可证的商家也在从事非法经营。无证经营的和违规象牙加工厂数量已经超过了加工厂,比例几乎达到了6:1。

  对于消费者来说,旧的的象牙制品和新的从非洲走私过来的象牙制品很难区分,多数象牙零售店都没有象牙制品相对应的象牙认证书,而且有14家许可经营的商店,他们不鼓励消费者拿走象牙认证书,这样他们就能够在很多件象牙商品上继续使用这张证书,这为非法象牙披上了一层的外衣。一些新象牙流入国内市场变身为前的象牙或者一次性库存销售的象牙。

  即便是中国了所有的网上销售象牙的贸易行为,然而,根据IFAW报告,2011年在中国象牙制品拍卖数量比前一年增加了一倍多,而且从2010年起,象牙的整体销量增加了170%。自2006年起,象牙批发价格涨了3倍。

  “大部分象牙都是偷猎者无情大象之后砍下的,盗猎者和他们的将永远被肯尼亚拒之门外,我们必须让象牙从市面上消失!”2016年4月,肯尼亚国总统乌胡鲁·肯雅塔宣布,当场重达105吨的全部库存象牙,一时间成为了国际新闻。

  在2014年年初,全国开幕前夕,野生救援(WildAid)与姚明一起递交了一份“关于出台象牙及象牙制品贸易的提案”:随着亚非贸易往来的增加和新兴象牙市场的兴起,导致西非、中非和东非的盗猎活动泛滥,造成大象种群数量锐减。而象牙贸易是造成盗猎的主要原因,由于我国象牙市场较大,象牙走私贸易屡禁不绝。

  在这份提案当中,姚明提出具体的,在国内一切关于象牙及象牙制品的贸易活动。严禁进口象牙原牙及其制品;出售、收购、运输、携带和邮寄象牙及象牙制品;打击非法象牙走私活动。

  多年呼吁,一朝定格。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有序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的通知》,确定2017年12月31日前,全面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

  “这意味着,所有象牙许可证都要被收回”,张文婷解释,如果再进行象牙贸易,将以走私国家进出口的货物物品、以及走私珍贵动物及其制品治罪。

  根据刑法的第341条,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将被处以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将被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财产。

  2018年,正是中国象牙贸易生效的第一年,而就在距离中国全面象牙贸易的前10天,一张中国建设银行以“象牙禁贸——最后的收藏”举行的牙雕专场特卖会招致非议,同时亦让人忧虑,中国的象牙消费需求,是会随之偃旗息鼓?还是反而打着“最后的收藏”的名义愈演愈烈?

  虽然中国内地已经关闭了所有象牙加工和销售场所,但在中国边境地区,一些象牙贸易依然屡禁不止。黄泓翔创立的野生动物公益组织中南屋,依然走在大象的途中。

  2018年6月28日,中南屋志愿者徐艾俐以跟随旅游团的方式来到位于中缅边境的缅甸第四特区勐拉暗访调查,徐艾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在勐拉,所有的象牙依然是公开叫卖、正常报价,价格还特意以中文的形式写在。

  “象牙一生会长6次,取牙的方式是把大象麻醉后再把象牙割下,这种方式对于大象而言是没有痛苦的”、“象牙在国内已经买不到了,在勐拉,又便宜还能带回中国”、“象牙能够镇灾辟邪,很值钱,你们去到那里一定要买一些”,徐艾俐透露,在前往勐拉的途中,来自中国的导游,一上都在不停地向旅游团的游客们这些错误的概念。

  到达目的地勐拉时,让徐艾俐感到惊讶的是,在这个地方,所到之处就像卖矿泉水一样叫卖象牙,无论是高级的商店,抑或小商铺,或是农贸市场、旅游景点的小摊。做象牙贸易的大部分是中国的华人,还特意设置了中国的微信扫码付款。

  商家告诉徐艾俐,“买的人还是挺多的,有人一次性买了十几个带回来,小的可能一千多,大的有五六千。甚至还会卖原料象牙,把一整根象牙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用来自己雕刻”。

  从云南西双版纳到勐拉海关口岸,查游客也没有那么严格。导游向徐艾俐一行游客介绍,“只要你都佩戴在身上,海关就很难查到”。据徐艾俐了解,不仅仅是在中缅边境,在中国、老挝边境地区的早市上,也是几乎一样的情况,象牙以同样的方式,随便卖给中国游客。

  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国和地区的海关缉私局联合行动,打掉了一个大型象牙走私的犯罪团伙,海关突击新田一间集团的仓库,查获了277公斤,市值高达约277万美元,其中八名象牙走私贸易团伙均全部被。

  在经过一番调查后的徐艾俐看来,和立法、执法一样重要的,是控制象牙消费,如果消费需求依然存在,象牙市场就不会消失。

  2012年野生救援(WildAid)调查发现,有超过一半的受访者不认为猎杀大象是普遍存在的。只有33%的受访者知晓,猎杀大象是为了获取象牙。有超过45%的受访者无法区分象牙和非法象牙。

  野生救援发布的《2014年中国象牙消费需求报告》显示,仅有29%的受访者相信象牙来自盗猎的大象。

  而根据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共同发布的一份名为《禁贸下的需求——中国象牙消费研究(2017)》最新的报告数据显示,45%的受访者曾购买过象牙,象牙消费正在从一级城市转至城市。其购买的主要原因是——拥有象牙制品而受人尊重,象牙能彰显社会地位。

  对买家来说,更关心的是投资或假冒产品有关的风险。在调查中,买家透露,“佩戴象牙制品让我感觉受到尊敬,只要我想买,总能有办法找到”、“即使有风险或者不值得投资,我仍然愿意以欣赏为目的购买象牙”。

  徐艾俐说:从柜台里摸到的那些雕制品感觉不到它的温度,可当看到活生生的大象在草原上行走的时候,你会觉得象牙理所应当长在它们的身上,那不是土特产,也不是收藏品。

  ②《2014年中国象牙消费需求报告》,野生救援协会(WildAid),2014年;

  ④《禁贸下的需求——中国象牙消费研究(2017)》,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