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他把盆景当业余爱好 最终却成盆景大师

  李伟钊家中楼顶的“盆景天地”有大约200个盆景,他每天淋水裁剪,乐此不疲。

  江门五邑,中国侨都,自古以来,英才辈出。天下五邑人,邑人遍天下,无论扎根家乡,抑或闯荡世界,皆敢闯敢干,成就一番事业。《天下五邑人》栏目,讲述五邑人的传奇故事,敬请垂注。

  李伟钊男,1938年3月生,江门鹤山市古劳镇人,曾在广州市荔湾区委担任新闻秘书,在荔湾区属企业担任经理、副总经理,业余时间从事岭南盆景艺术创作,至今已有58年,是中国盆景大师孔泰初先生的入室,执笔与孔泰初、樊衍锡一起撰写了我国第一本系统介绍岭南盆景艺术的著作《岭南盆景》,多次参加全国和国际大赛获得金牌、金,被中国盆景艺术家协会授予“中国花王”、“跨世纪中国杰出盆景艺术家”。

  李伟钊的幼年时期主要在家乡鹤山度过。李伟钊的父亲是鹤山古劳镇上升村人,上世纪三十年代陈济棠主政广东时期,在广东省粮食局任职。1938年3月,李伟钊在广州西关出生。同年10月,日军入侵广州。在日军入侵前,李伟钊的父亲带领全家回到鹤山古劳镇上升村避难。

  “小时候听父亲讲,他带着母亲,哥哥、姐姐和我回,在沙坪渡头坐船回到古劳上升村。”从1938年至1945年日本投降,李伟钊和家人一直在古劳镇上升村度过。虽然已经过去70多年了,但是李伟钊依然记得幼时跟随父母在劳作的情景。

  回忆那段岁月,李伟钊眼中闪烁着,言语间充满了感情。“那个时候,村里是桑基鱼塘、小桥流水,是石砌成的石板,桥是石板桥。”父母在种田养家,渐渐长大的李伟钊跟着做一些简单的农活。

  抗战胜利后,李伟钊和姐姐跟随母亲回到广州西关。不久后,父亲带着哥哥也回到广州。父亲失去了部门的工作,只能打零工维持一家生计。广州解放后,父亲得以继续在粮食局工作。

  “当时,工作队上门动员孩子们去读书,我在广州市荔湾区第一工农子弟小学读了三年。”李伟钊还记得,朝鲜战争爆发后,学校动员学生们在校园种菜,卖菜所得的钱捐出去支援抗美援朝。对于从小跟随父母种田种菜的李伟钊来说,这并非难事。

  1956年,还在读初中的李伟钊踊跃报名参军。1960年,李伟钊退役后回到广州,被分配到广州市荔湾区委工作。

  “我从小就喜欢花草树木。”童年时代和青少年时代的经历,让李伟钊养成了热爱劳动的好习惯,也为工作之后与盆景结缘打下了基础。

  李伟钊参加工作后住在广州市荔湾区宝源的单位宿舍。这幢宿舍楼是旧式楼房,上下共五层,李伟钊和四位同事住在四楼。四楼、五楼均有一个数十平方米的天台。

  当时,宝源沿街有许多华侨房屋,住了不少归国老华侨。这些楼房挨得很近,连成一片,不用下到一楼就可以轻松跨过天台“串门”。

  “老华侨喜欢在阳台、天台上种一些花花草草,比如兰花、玫瑰啦。大家是邻居,彼此相熟了,他们有时请我帮忙,运泥、拔草、搬运花盆、清理天台积水。耳濡目染之下,我懂得了一些种植盆景的方法,于是开始在天台种一些花草,九里香、雀梅、榆树等。”李伟钊利用业务时间种植盆景,孜孜不倦摸索、钻研盆景技艺,以至于从来没有午休过。

  李伟钊对盆景产生浓厚兴趣的时候,幸运地遇到了孔泰初先生,并有幸成为其。

  孔泰初祖籍广州番禺,少时喜练字画,爱好盆景,从事盆景研究长达60余年,首创“蓄枝截干”造型艺术,创作出雄伟苍劲的“大树型”盆景,因成就、贡献卓著,被誉为广州岭南盆景“三杰”之一。

  1964年广州盆景协会成立,孔泰初被选为会长,并被聘请为广东园林学会理事。流花西苑于同年建立,有一个盆景班,孔泰初担任盆景技术指导。孔泰初在西苑悉心培植盆景佳作,将自己几十年的栽培经验和修剪技法传授后人,使得岭南盆景发扬光大。西苑亦因此盆景佳作云集,享有“岭南盆景之家”的美誉,此是后话。且说李伟钊得知孔泰初在西苑作盆景技术指导后,于是趁周末来到西苑。

  “那个时候人际关系简单,我认您,您接受,就等于学艺了。”从宝源宿舍到西苑,只有三四公里远,李伟钊每逢周末、节假日,一有时间就去西苑向师傅请教,有时买一些水果看望师傅。

  孔泰初师傅剪裁盆景时,李伟钊等就站在边上看。“师傅边剪裁边讲技法,他我们,学习盆景技法,首先从基础开始,选好根胚。”回忆跟傅学艺二十余年的经历,李伟钊感慨万千。师傅青年时期就崇尚清初画坛“四王”(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画法,常常临摹树木形态贴于窗门,通过阳光投影,捕捉盆景造型。

  1985年,孔泰初先生过世,李伟钊和妻子为师傅守灵。“师傅把理想的树形画出来,然后再照着画样去培植、剪裁,他曾送我9幅,我一直珍藏在家里。”李伟钊将师傅送的画作装裱好挂在家里,每每睹物思人,念及师傅,不敢有所懈怠,尽管已是八十高龄,仍然修枝剪叶每日不辍。

  广东自然优越,可供作盆景的树种很多,所以,岭南盆景以树桩盆景较为盛行。1985年,李伟钊和孔泰初、樊衍锡合作撰写了我国第一本系统介绍岭南盆景艺术的著作《岭南盆景》,出版后大受盆景爱好者欢迎,一版再版。此书亦荣获1987年第二届全国优秀科普作品三等。

  《岭南盆景》一书详细介绍了岭南盆景的艺术特色,根据史料记载,岭南盆景的盆栽艺术,有近千年历史,岭南盆景的发展与艺术风格的形成,是20世纪三十年代以后的事。就艺术风格而论,岭南盆景分为三个流派,以孔泰初为首的一派,参考国画艺术特点和树桩的自然形态,形成以雄伟苍劲、自然见长的“大树型”盆景;以广州三元宫为首的一派,利用将近枯死的树桩作材料,经过精心培育,使树桩某一部分长出一支树芽,以孤飘潇逸为贵;以广州海幢寺的素仁为首的一派,枝干清瘦、扶疏挺拔,意境清高。

  学艺初始阶段,孔泰初李伟钊从小树种开始,选择比较容易种植的九里香、福建茶、榆树和细叶榕,特别是细叶榕,不仅生长快,对泥土水分要求也不高。“师傅喜欢种植爆发力强的树种,选的根胚比较正规,树干嶙峋苍劲,树冠丰满,富有画意。”李伟钊工作之余就去花卉市场挑选“树仔头”,买回家后,按照心中所想剪裁设计。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市民住进了楼房,一般家庭只有阳台没有天台,大盆景没有地方种植和摆放,小微盆景逐渐成为发展趋势。1991年,李伟钊撰写了《岭南微型盆景》一书,在保留岭南盆景艺术特色的基础之上,创新出一种新的格调,提出了“清、奇、古、雅”的艺术特色,受到了众多盆景爱好者的喜爱。

  李伟钊是一个有心人,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他研究盆景已经58年,已是岭南盆景艺术大师级人物,但是直到今天仍然学习,他家里书柜里摆放了数十册厚厚的文件夹,里面是数十年来收集的与盆景相关的剪报。或许正因为此,李伟钊才能把一种爱好发展成为一种专攻的术业,从1985年至今,他陆续出版了5本盆景专著,赢得了岭南盆景界“鬼才”之誉。

  李伟钊种植盆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工作期间。他利用工余时间,在单位宿舍天台培育了200多个盆景,上世纪90年代末,应广州市越秀区相关部门邀请,他把这些盆景送去五仙观供市民群众观赏。后来,因五仙观,他又先后将这些盆景送去深圳、花都,目前在花都还留存数十个大中型盆景。第二阶段是退休后,李伟钊把大部分时间用于培植盆景。2004年搬家至广州市荔湾区恩宁昌华大街后,他在四楼楼顶天台种植盆景,在数十平方米天地内,渐渐培植了200多个中小微盆景。

  南都记者来到四楼天台,仿佛置身于一个盆景世界,轻盈潇洒的雀梅、盘根错节的古榕、雄伟苍劲的榆树……树种不同,姿态各异,美不胜收。李伟钊一边剪裁一盆雀梅,一边剪裁要领。蓄枝截干,剪裁设计,一个盆景往往需要一二十年才能成为佳作,正所谓“一寸枝条生数载,佳景方成已十秋。”

  对于李伟钊而言,盆景是一种爱好,不是一门生意,种植盆景近60年,但数量并不多,加起来不过千盆。这些年来,有不少人登门相求,李伟钊也舍不得卖,因为在他眼里,倾注了二十年心血的盆景,仿佛是自己的孩子那般珍贵。他的盆景艺术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和国际大赛,获得全国金牌5枚、一等1个、银牌1枚,以及全国双龙金杯和国际杯、国际大赛特别。他还先后被中国盆景艺术家协会授予“中国花王”、“跨世纪中国杰出盆景艺术家”,传略载入《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世界名人录》。

  在看来,李伟钊已经是功成名就荣誉加身,但是在他心里,自己还是当年那个站在师傅身旁学艺的青年。李伟钊58年如一日,把别人的午休时间、周末和节假日玩耍的时间都花在了培植盆景上,如今虽然已经是80岁高龄,但依然矍铄,步履轻快,思维敏捷。他还时常受朋友之邀,带上装了钳子、剪子、锯子的工具袋去帮忙修剪枝叶。按照他本人的话说,“剪出健康来”。

  他“只做义工不打工”,帮助了许多人,却分文不取,也因此结交了许多朋友,广东省委原任仲夷赠送书法《天下山水集一盆》;

  他师从中国盆景大师孔泰初,58年如一日钻研盆景艺术,先后撰写5本盆景学术专著,荣膺“中国花王”、“跨世纪中国杰出盆景艺术家”。

  天下山水集一盆,一壶热茶聊人生。11月初,南都记者应邀来到广州市荔湾区李伟钊家中,见到了这位祖籍江门鹤山的岭南盆景大师,参观了他设置在四楼楼顶的盆景天地,听他讲述堪称传奇的盆景人生。

  “天下山水集一盆”,在李伟钊家中客厅,南都记者见到广东省委原任仲夷赠送的书法。省委为何来访?李伟钊讲述了这个与盆景有关的趣事。

  上世纪80年代,伊始,任仲夷从辽宁调到广东。当时,李伟钊在荔湾区委当新闻秘书,先后写了两篇通讯,一个是荔湾区第一个入团的青年个体户,另一个是荔湾区第一个的个体户,都在报刊上发表。

  “我想,任可能看到了我写的两篇通讯稿,后来也知道我业余种植盆景。1988年5月27日中午,任来到宿舍后,看了宿舍,然后坐下来,看了《岭南盆景》这本书,问我的工作和家庭情况,又问我业余生活。我就说种盆景。他问我盆景怎么学怎么种。我们拉了一会家常后,就一起来到天台看盆景。他对盆景很感兴趣。我们交流了剪裁的方法。他很慈祥,不摆架子,好像一个老工人,一手拿毛巾,一手拿扇子。”李伟钊说,任仲夷写了书法送给他,后来两人还多次交流盆景艺术。

  李伟钊为人谦逊、和蔼,但骨子里又有中国文人的品性,他的许多盆景佳作不愿卖,却拿出来支援灾区;别人开工资送红包请他指导他不接受,他却踩着单车上门做义工帮别人剪裁盆景。

  2008年汶川地震后,广东狮子会一个负责人找到李伟钊。“钊哥,狮子会明天搞一个慈善拍卖会,你参加吗?”“什么都可以拍卖,卖的钱捐给灾区。”听到对方这么说,李伟钊当即决定无偿捐出在一个盆景佳作参与拍卖会,拍卖所得全部捐献给灾区。这个名为《崖翠》的盆景参加在举行的一个国际盆景大赛荣获特别。

  “当时有一个老板出30万要买,他都舍不得卖。”一位熟悉李伟钊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

  退休后,李伟钊时间多了,很多人请他帮忙指导盆景技艺,或者邀请上门剪裁,李伟钊有言在先“我只做义工,不打工”,谢绝了很多人开工资、封红包,还笑言“封红包最好封空包,因为逢‘凶’化吉”。

  多年来,李伟钊义务指导许多朋友,既有资产几十亿的大老板,也有普通的群众,他一视同仁,分文不收,有一个技工请他指导后,对方硬要给红包,他推辞不过,就请他打了一把锯子作为谢礼。

  提供线索、推荐人物,请致电南都全国报料热线:。采写/摄影:南都记者曾育军